当前位置:amii.cn生活暧昧的女生和前男友复合了,为我和前男友复合了
暧昧的女生和前男友复合了,为我和前男友复合了
2022-10-29

文章出自《女报·时尚》201310期

1

他有一张很晦涩的脸,说不上好看,但我总觉得似曾相识。

中文里管这种现象叫,与君初相识,犹如故人归。

第一次见到赵亮,我就在想这些。

他是第二小提琴手,我吹长笛,他在我前面一点点的位置,侧对着我,我只能看到他的一个半侧面。

低着头,刘海有点乱,睫毛却很长。

其实那样的眼睛长在清秀的男孩子脸上会更好看。但他长着一张国字脸,所以初看不够帅气,看久了却又觉得不错的样子。

我们临时组合起的交响乐团,在教师节表演过一次后就解散了。我再次看到赵亮,是在奥数比赛上。

他看到我,想了一阵才说:“哎呀,又见到你了。”

以及我的十五岁、十六岁、十七岁……这个城市忽然变得空前的小。

我们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相遇,在走廊与走廊之间,剧院与剧院之间,马路与马路之间。

十六岁的时候赵亮已经长得很高了。

在夏日的墨绿阴影之间穿着一件洁白的衬衫,卡其色的短裤,就那样遥遥地朝我微笑着,说:“怎么总是见到你呀?”

因为他的好记性,所以我总是没有办法忘记他。

一闭上眼,那股热浪还是会侵袭我的脸,我隔着马路冲赵亮喊:“那一起去吃冰吧!”

2

十八岁到二十二岁,我正式跟赵亮谈恋爱。

我们嫌住宿舍不方便,就干脆在外面租了间小房子。

白天各自去上课,下午放学后一起去买菜。手拉着手走在菜场里,光是看到那些新鲜艳丽的蔬菜就会觉得人生格外丰美。

我想着法地给赵亮做好吃的。清蒸鱼、红烧肉……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我做饭一级棒。

朋友们逢到周末就往我们这里跑。

小房间里热热闹闹的,我在其中穿梭,忙着端茶倒水,和大家聊聊人生,谈谈理想。

那个时候多少女生羡慕我啊,觉得我钓到了金龟婿,又是初恋,简直在上演完美人生。

而十年后我却成为一名被人唾弃的老姑婆。

我指着办公桌上那一叠打印稿,上面有一串让人看了头皮就发麻的题目:《论言情小说中男主角影响下的新一代女性意识》。

我忍不住讽刺面前的女生:“大学四年你学会了这个?你觉得那种书能影响到女人什么?”

理所当然地,我给了她一个不及格。

不是我狠心,可是她究竟是哪来的胆子拿这个题目当毕业论文呢?她也恨我恨得咬牙切齿,抓起文稿就走。

大概是觉得气不过,又回头骂我:“真是活该你嫁不出去!”

那位女生之所以嚣张,是因为大学四年她靠在网上写小说已经成了一个有名的作家。据说她的某本书已经要被改编成电影,相比之下一纸文凭,又算什么呢?

我知道他们背后骂得比这个难听多了,谁让我都三十岁的人了还没结婚?

下班后我开着车绕到很远的地方去吃饭。

因为不想让学生看到我在食堂解决晚饭,传出去那真是太凄凉了。

3

其实我也不是没试着找过男朋友,赵亮离开后,我谈过几段恋爱。

第一个人还不错,就是有点小气,总是计较我跟赵亮的那点往事。

第二个是朋友介绍的,交往过一阵子,得知我还打算继续念书就不乐意了,“什么?读博士?你一个女人要那么高的文凭干吗?”……

一个人要是过过好日子的话,就很难再退回去过太辛苦的日子了。

恋爱也是一样的,所以我宁可一直单着,哪怕被人骂老处女也在所不惜。

我的同事却总是为我着急,时不时跟我介绍男朋友。我一一推辞直到连主任都来找我,说,“我有个表弟……”

我不敢拒绝,答应约会一次试试看。

就这样,我认识了戴子恒。

我得承认,戴子恒跟赵亮有点像。

一样暧昧不清的脸,怎么看都不是太英俊的人,但又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。

我才坐下他已经张口说,“是这样的,我有哮喘,对小动物过敏,所以到时候你可以拿这个当借口来应付我表哥。”

我愣了好久才笑出声来,问:“你这么确定我一定会拒绝?”

他故意瞪大眼睛:“难道你不拒绝?”

戴子恒是主任的表弟,也是主任的引荐,成了我那位知名女作家学生的电影编剧,他这次来学校就是为了来跟她谈情节。

得知我是那位女生的老师后立即刮目相看。

“女博士啊,”他说,“女博士都很厉害!”

我回他,“编剧也很厉害呢!这年头,能让所有人都不看电视剧也挺不容易的。”

他听完,哈哈大笑起来,说,“真有意思,不如咱们看电影去吧!”

他笑起来的样子十分宽厚,像一只熊猫,软绵绵的。

4

我跟戴子恒就这样“在一起”了。

我说在一起,是因为我们并没有拍拖。

可是外人当我们是在拍拖,我们也不辩解,拿彼此当挡箭牌。

需要的时候我总是救他的场,偶尔他也装模作样地来学校接我下班,主任见到我们,笑眯眯的,很高兴的样子。

周末的时候,戴子恒邀请我去他的住处吃饭。他住的是酒店式公寓,配备一个小厨房。

戴子恒亲自下厨,笨拙地切着蔬菜。

我看不下去,接过刀像武林高手一样一阵快切,他在一旁嘴巴都合不拢,说,“这样下去……搞不好我真的想要跟你结婚。”

我哈哈大笑,很久不下厨有点手生,但我还是毫无压力地捧出四菜一汤。

吃完饭,我们窝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
戴子恒直夸耀我手艺好,我也不谦虚地自夸说,“这不算什么,我大学的时候学校里的同学常常排队来我家吃饭!”

他凝望了我一阵,才说,“那么你记不记得有个胖胖的男生去你家蹭过饭?”

“好像有吧,那么多人哪记得。”我说。

突然也一愣,盯住面前的人看了很久才尖叫起来:“你!”

“没错,我是跟着朋友去过。”

他漫不经心地说,“那时觉得你真是好贤惠的姑娘,特别羡慕你男朋友。工作后我瘦了,你大概也不会记得我。

那天相亲见到你的时候我愣了半天,没想到会这样碰到你。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你这件事,想了半天,还是决定说出来,我是真的想要跟你结婚的。”

我怔住,看了他半晌,整个人像是又被抓回到了往事里。

我抓起包,从他家逃了出来。想要逃避回忆,回忆却扑面而来。

5

为什么跟赵亮分手?

说起来很俗气,赵亮打算出国留学,而且他父母帮他物色好了门当户对的儿媳。

临走前,他站在楼下大声叫我的名字,我不客气地把他的东西都扔了下去冲他大叫,“你滚!再也不要回来了!”

“你听我说,我们可以想办法!”

他站在楼下大声地喊。我关上窗户不肯听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走了。

那时春节刚过,我们那幢很旧的小区院子里撒满了鞭炮爆裂后留下的纸屑,被呼啸的冷风卷起又落下。

节日留下的残渣都让那一幕变得更加凄清荒凉。我看着他远走的背影,心里想,这就是我的初恋,我的失恋。

自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赵亮。

回到家时,却发现戴子恒正静静地坐在我家门口。

我看着他,他抬起头来,一脸倦意地说,“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的。”

我迟疑了一下,拿出钥匙说:“进去吧。”

他不知道,我的情绪起伏和他没关系,我只是那么不可遏制地想起了赵亮。

6

六个月后,戴子恒他们那部电影终于收工。

我拿到了点映会的票子,同去的除了戴子恒之外还有我的那名学生。

当电影里的男孩跟女孩隔着楼层吵架时,当男孩掉头走开,女孩站在阳台放声大哭时,当音乐响起,镜头越拉越远时——

我就这样地没出息地哭了起来。

我的学生将一包纸巾递给我,小声说,“许老师,这个情节是戴先生加上去的,他跟我说了你年轻时候的故事,没想到老师你有过那样的青春。可是老师,你后悔过吗?”

我后悔过吗?

可是我想,无论当初我做过什么,可能都会后悔的。

赵亮也好,戴子恒也好,当我老去,我想念一个男孩和想念任何一个男孩,这当中都没有什么区别。

7

只是影片散场的时候,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十年过去,这个身影还是一点都没有变过,那清朗的轮廓印在红色丝绒的座椅上,所有的时光都倏忽不见了。

我还是那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,赵亮也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、深爱着我的男孩。

很久之后影院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,他才轻声说:“好久不见,你还好吗?”

不知道戴子恒和我那个学生用了什么方法,他们找到了赵亮,跟他说了这么多年我的念念不忘。而赵亮,对戴子恒说的是,你以为我有一天忘记过她吗?

我和赵亮重新开始。在这之前,我永远也没想到有一天,我们还能重新开始。

赵亮说,得谢谢戴子恒。

有些重逢,除了缘分,和各自努力,可能还得借助一点外力。

我和赵亮请戴子恒吃饭,赵亮去卫生间时,我说,谢谢你啊。

戴子恒笑着说,我是不是很傻,把自己喜欢的姑娘拱手相让?但是看到你幸福,我很开心。

他说这句话时,眼睛里闪出泪光。那是一个男孩的青春,和一个男人的深情。

除了谢谢他,也只能是谢谢他。